热风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风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刘晓庆自述我不是踩着男人的肩膀上去的忧欢派对

发布时间:2020-10-18 19:26:09 阅读: 来源:热风炉厂家

刘晓庆说,其实说句心里话,我不怎么欣赏赛金花,我只是演这么一个人而已。”其实看了赛金花的照片,我觉得也不是那么风华绝代嘛,因为她极少笑。其实远没有《金大班》累,金大班一出场有三段重要的舞蹈,后来还有闪回到交际舞皇后的段落,有一段探戈得跳得特别专业。

刘晓庆出演话剧

刘晓庆

剧照

剧照

大概所有第一次见刘晓庆的人都试图从她脸上发现秘密,年龄的秘密、情史的秘密、整容的秘密、牢狱之灾的秘密,面对一直被顶在风口浪尖的这个传奇女人,其实记者们也不例外。显然,刘晓庆本人最清楚这一点,所以她显得愈发坦然相对。采访约定的饭店包间是她自己定的,包括水果、干果以及各种饮品。还未落座,她就招呼服务生拿来酒水单,随意问着大家,各自想喝什么。众人客气推诿,她语气依旧亲切,但不再热情强求。

这是她结束北京连续5日的舞台剧《风华绝代》演出的第三天。头一天,“睡饱了”的她遛狗打球来放松自己高强度密集排练近20天的身心紧张。坐在记者面前的她不施粉黛、一身休闲打扮,说话慢条斯理,言语高兴时自己也忍不住地大笑,一切看上去是能量满格的状态。希望窥得秘密的人必然要失望了,因为刘晓庆压根就没有想做掩饰。

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人?问的是《风华绝代》里的赛金花。浮华喧嚣,纸醉金迷,侠肝义胆,真情假戏,最后迫于生活,迫于世俗,反抗并选择了自己的生活……有观众问,“刘晓庆把这个女人演活了,常常有一种错觉,刘晓庆在演自己吗?”

刘晓庆说,其实说句心里话,我不怎么欣赏赛金花,我只是演这么一个人而已。是时代造就了赛金花这么一个会洋文、做妓女、踩在男人肩膀上的一个女人。而我到现在为止,最骄傲的一点就是,我不是踩着男人的肩膀上去的,好多男人是踩着我的肩膀上去的。

这是我刘晓庆的“赛金花”

其实我不懂话剧,原来只是演过舞台剧,只有三个月,而且不是原创。唯一参演的原创是《金大班的最后一夜》,当时我刚刚从秦城监狱出来,谢晋导演就来邀我参演。当时谢晋的名字就是成功的象征嘛,我也很早就听说谢晋父子要做这部戏。我非常喜欢那个剧本,作家白先勇的女性题材写得尤其棒,尽管我当时不是特别懂,但一看就呆了,全部都是我自己的戏,这可和电影里的女一号不同,数次换装、还要顶着10cm高的鞋子舞蹈、唱歌,可把我累惨了,我和谢导感叹,“没想到第一次尝试舞台剧就这么难!”当时票价最高达1880元,从一开始就一票难求。

《金大班》成功之后,制作人朱总每年都会和我说一次,我们再做一部舞台剧吧。他可能觉得我的号召力能卖票吧,绝不是说为我自己量身打造一部怎么样的作品。

他和我说了很多题材,但外国戏呢,我个人不是特别喜欢;潘金莲之类的,剧本和题材又都不够成熟;武则天和慈禧呢,我又演过数次,自己都觉得没什么意思了,直到赛金花,他“强迫”说,“反正就这么定了。”

其实看了赛金花的照片,我觉得也不是那么风华绝代嘛,因为她极少笑。所以《风华绝代》是刘晓庆的赛金花,我每一张照片都在笑,我喜欢笑。再看赛金花的资料,也知道了她喜欢这样斜倚着身子做忧郁状,所以当时完全没有想到弄成现在这样一个积极的话剧。

我演过4部电影里的慈禧太后,可是同时代的赛金花生活里的大部分人物,都没有在我演的4部慈禧故事里出现过,所以实际上赛金花还只是一个有传奇经历的草根——在动荡年代为国家挺身而出的草根。我是把赛金花当做一个小人物来演的。点滴的传奇在于她十几岁时嫁了一个老状元,丈夫出使德国的时候她曾经随行过,所以还会说一些德文。

我在剧组只待了16天,前10天都没有排练到我,我一直在弄剧本,刚开始看剧本的时候根本就看不懂。剧本也有赛金花的影子在,但基本就是一个串场人,她怎么走路怎么说话,在剧本里完全没有描绘出来,不像当初《金大班的最后一夜》里,白先勇对金大班的神态描绘很细致。

赛金花的资料本身就很少,看了很多次剧本,我一直琢磨自己用什么形式来演。如果说我对这部戏有贡献的话,就是赛金花目前的这种形象和演绎方法,是我自己创造的,和剧本、历史基本没什么关系。到最后我都是用“我的赛金花”来走台、说话。若是赛金花本人的话,可能就这么“端”着出来了,也不像我现在演得多么地八面玲珑。

演慈禧时,我刚刚拍完《原野》,也就20几岁,年纪还很小。当时我看慈禧的照片,也是端着劲儿,不苟言笑的,但我力争自己演的每一个角色都不相同,都必须有我自己的演绎,后来我的慈禧成为了范本。到现在,我演了三次武则天、四次慈禧,刚刚拍完的萧后也有100集了。我比较注重人物的塑造,因为我演的角色可能变成历史,将来别人要照我的来演,实际上的历史可能完全不是这样。所以只能说,《风华绝代》是我刘晓庆的“赛金花”。

我决定,在以后每一场演出里都要真哭

《风华绝代》 的首场演出其实只是我的第7场联排,平常大家的这个数字是五六十次。当初彩排的时候,我整个头都是晕的,刷牙、洗脸都在盯着剧本反复记,很多次我和化妆师毛戈平抱怨,太恐怖了,我再也不拍舞台剧了,这样下去心脏病都要突发。

没有办法不用功,我笨嘛,而且台词厚达一本书,到现在我还随身带着呢。舞台剧和电影不一样,很严谨,当大幕一拉开,一个字都不能错。我的一句错误可能会让下一个人接不上话,我不容许自己出错。

一开始排练,我完全不知道该看哪里,潜意识里总在找镜头。这都是因为我没有舞台演出的技巧,在电影里自然是越自然越好,但在舞台上,需要把想象中的一面当做镜头,对着空气说话。

最难的是第一幕长达52分钟的群戏,一上来得有平地起风雷的感觉,一直在说话,很费力气。过去我就一直觉得,做话剧好闷呐,不停地说话。直到这次别人和我索票,我还怀疑,“你确定要看吗?话剧很闷的。”

但我自己喜欢第二幕,剧情很丰富: 她的傍家离开她,魏斯炅找她恋爱,李鸿章上门动员她去德营谈判,外面还有两个记者编排她……尤其是骂瓦德西的那一段,特别过瘾,有燃烧起来的感觉,我就跳脚大骂了。跳脚这个动作是我自己的设计。

我知道自己缺乏话剧发声的功底,但没有打算改。早前在《金大班》里,我也一样没有改变发声。因为这俩女主角都是南方人,我不需要用一口字正腔圆话剧腔的普通话来表达,反而失了那一口很嗲的苏州话的味道。实际上,赛金花的取胜除了在于会说德文,这一口招魂儿的吴侬软语也很关键。再说,我毕竟还是一个电影演员,我不希望因此而改变自己的说话方式。

演多了电影,不自觉地就会把哭戏带上话剧舞台。电影里的感情表现要求真,话剧里面的哭往往不是真哭,可是在整个戏里的三段哭,我每天都哭出来,不真的哭似乎就不能投入。导演田沁鑫要求我,你省点劲儿。我说我不能省,如果我省了,我的表演就有毛病了,而且我也不会省。到了舞台上,我就是赛金花,而不是一个壳儿。

偷偷说一句,话剧在我眼里,还是很容易,因为大家都看不清楚表情嘛。目前为止已经售出了全国巡演前80场的票,将来肯定不止80场,我决定,我在任何一场演出都是要真哭。

早年演员徐松子曾和我说, 她在话剧演出前一个小时就不说话了,当时我心里还嘀咕,“一个小时就不能说话了?可真能装啊,你艺术家啊?”直到后来在《金大班》,我提前两个小时就禁言,这一次《风华绝代》时,我每天两点进剧场,提前五个半小时就拒绝说话。

其实远没有《金大班》累,金大班一出场有三段重要的舞蹈,后来还有闪回到交际舞皇后的段落,有一段探戈得跳得特别专业。所以《风华绝代》的强度比起我平常打羽毛球,根本不算什么,打球的时候,两秒之内就得从球场的一角到另一角。

他们以为我没有能力赚钱了

第四幕里赛金花的命运因为锒铛入狱而急转而下,对,现实也是这样。就像倪萍当初说我,进了监狱的人过的都是死鱼浮水一般等死的日子。连我的专案组长都以为我歇菜了,把我的20多套房子都拍卖了,后来又说根据国家宪法可以给你留一套。我说,那就留下玫瑰园那一套吧。但这一套房子属于按揭房,还只是付了首付。大家劝我,还是留一套结清房款的房子吧,哈哈,他们以为我出来就再没有能力赚钱了。

演到赛金花入狱的时候,其实我个人没有什么感觉。入狱这事儿在大家眼里可能是很重的一笔,但在我的经历里,不过是无数次危机中的一个,我知道不会因为税务问题被枪毙的。我也没有解释,没有开发布会,已经有那么多人为我打抱不平了。李敖说,刘晓庆若是我的女儿,我就让她去跟国家打官司。后来我了解了一下,这个官司得一年多之久,就算打赢,也可能只赔个两万多块钱。何必呢,还是用我宝贵的时间做点别的事情吧。

曾经我是《福布斯》杂志第一期第42位的有钱人,哐当一下子被抓进去,所有的钱都没有了。刚出狱我就去横店跑码头。当时只要给钱我就演,《宝莲灯》就是那个时期演的。重打江山嘛,我一点都不觉得这有什么丢人。我很自豪的是,我的每一分钱都是我自己挣的。

如果一定要说我和赛金花有相似之处,大概就是这一点精气神儿了。观众在我说“虽然大起大落,但也没有遮盖住我新一代女性的光芒”那一句时,拼命鼓掌。最后一幕我和魏斯炅结婚的戏,观众也特别高兴,我想观众这个时候就没有把我当做赛金花。其实我和赛金花本人完全不一样,她是做那一行的,而我很清白。我们相同的只是都有一段传奇的经历。在《风华绝代》里有两句台词我很有感触,“班请慈禧老佛爷还朝。”“在朝有老佛爷,在野有赛二爷。”这一点特别使我激情燃烧,每次说这两句,就会想起我演过的慈禧。

一直想写一本书:《我的N次危机》。尼克松写过一本叫《我的六次危机》,我不止六次,干脆就叫N次吧。感谢我的这些敌人和对手,每经过一次危机,我就觉得好像长大10岁,所以现在每当别人问我年龄时,我经常说自己有200多岁了。

我的成长史就是中国电影史,很多人想要拍我的电视剧、电影,我说等我死了再拍吧。你们感觉每一次我都在风口浪尖上,这只是一种感觉,我根本没有想去追这个时髦,我也不知道什么叫时髦,在相当长的阶段里,我就是时髦,就像这次《风华绝代》,可能又会掀起一个演员演话剧的热潮。

好多人问你这么大岁数了,怎么还要挣扎着演,我从来没有挣扎过。如果我现在颤颤巍巍步履蹒跚,绝不会努着劲儿再演,没有任何一部话剧、电影值得去牺牲生命。好多人说我装嫩,我不装,装嫩干嘛?在中国只要有演技,大家都能看得懂。我不介意别人看我的皱纹,谁没有皱纹?真正爱我的人,不会在乎我的皱纹。我身体非常棒,还是明星羽毛球队队长呢。也不怎么保养,这一辈子一直跟着剧组一起吃盒饭,这样还有好处呢,我不会变胖。

随着年龄的变化,气质也会有变化,不变的是,女人一定要让自己强大起来,任何情况下都不要丧失信心。如果有一天你们听人家说我自杀,一定是他杀。人只要活过来,熬得住,就是柳暗花明。自己强大了以后才可以拥有最美满的爱情和最幸福的家庭,尤其是女人。

共2页: 上一页12下一页

云南镀锌方管厂家

h13模具钢

菏泽发电机出租

土工膜爬焊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