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风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风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父亲为给儿子治病持菜刀抢银行哭着喊要钱图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0 08:35:33 阅读: 来源:热风炉厂家

父亲为给儿子治病持菜刀抢银行 哭着喊要钱(图)

小宪扬看着爷爷,眼角流下了泪水

买10多元一斤的大樱桃,对他家来说是奢侈的

2岁男孩吃樱桃卡喉陷昏迷 他的妻子不堪重负离家出走

为了给孩子治病,他认为只有抢银行来钱最快……

一个个让你感动的回答

记者狱中对话

抢银行的“90后”父亲

“当时没想抢劫犯罪,只想着如果能抢到钱,坐牢也没关系”

“后悔去抢劫,很内疚,在孩子最需要我时,我不在他身边”

“虽然我还不太懂怎么做爸爸,但知道不能看着孩子死”

10多元一斤的樱桃对陈明灿一家原是奢侈之物,然而就是咬牙才买的半斤樱桃毁掉了这个原本平淡但幸福的打工家庭。

今年5月7日,陈明灿一岁半的儿子小宪扬(化名)在吃樱桃时,一颗樱桃突然呛入气管,虽然最后被送医取出,但长时间窒息导致他脑部受损,至今昏迷不醒。为治病家里花完了所有的积蓄,不忍儿子等死,陈明灿竟提着菜刀抢劫银行。8月28日,他被海宁市人民法院判刑三年半。

为何一颗樱桃压垮了一个家庭,带着种种疑问,记者几经周折,在海宁市看守所见到了这位90后父亲。

关于抢劫>>他说“后悔抢劫,对不起爸妈”

陈明灿低着头走进讯问室。他大概身高一米七,稚嫩中带着一份秀气,像一个学生。事实上,他也的确还是个毕业不久刚打工两三年的孩子——陈明灿才22岁,比很多大学生年纪要小,但已有一个一岁半的孩子。

陈明灿坐在凳子上一言不发,咬着嘴唇,搓着手指。记者告诉陈明灿,现在孩子重新被送进了医院,并且有很多好心人给他捐钱。听到孩子的消息,陈明灿眼睛红了,双手捶着胸,流着泪说:“感谢所有的好心人。”

“后悔去抢劫吗?”

“很后悔,很内疚,小孩最需要我的时候,我没在身边,也对不起老爸老妈。”陈明灿眼圈红了。

“那时没有考虑后果吗?”

“当时没多想,没考虑后果和对别人的伤害,就想着钱,有钱孩子就能待在医院里,命就能保住,没钱小孩就在医院待不下去,就没了。”陈明灿仰着头,掩面痛哭。

关于药费>>他说“孩子出生后没上户口,医药费全是自费”

“钱全花了,在外面打工,一年存不了几个钱,房租、水电,都要钱。”陈明灿擦着泪说,父母拿出全部积蓄,姐姐也拿出一万,其他亲戚一百两百地给,但在医院一天就要几百块,有时甚至1000多,后面治疗还要几十万,根本不够用。陈明灿一家六七年前从贵州毕节山区来海宁打工,由于他只是小学毕业,找不到好工作,只能跟着老爸在建筑工地上干活,老妈、姐姐和妻子在厂里打零工。每年只能攒万把块钱。陈明灿说,他们全家都没医保。“大人生病也不去看病,医药费太贵了,花不起。”“孩子出生后,没有回过老家,也没上户口。”陈明灿说,孩子的医药费全都是自费。

关于被抓>>他说“很绝望,想着没抢到钱,孩子就没救了”

陈明灿说,他动了抢劫的念头是在6月10日。那天他到医院看小孩,护士再次提醒他住院的钱已用完,不交钱只能出院。“回到家躺在床上,我抱着被子哭,哭了很久,然后想到了抢劫,这样来钱最快。”

“当时没想抢劫犯罪,只想着要钱,如果能抢到钱,坐几年牢也没关系。”陈明灿说,当天晚上他都没有计划好怎么抢,就想到了带一把菜刀。

“第二天早上8点多,我给自己打了打气,就带着菜刀和扳手骑自行车来到银行。先进去看了一圈,因害怕就出去了,心里想着小孩,又进去了。”陈明灿说,他进去后很慌乱,走向柜台,只知道喊“抢劫”,又害怕,连“抢劫”都不敢喊大声。当时银行只有保安和几个工作人员。“我喊抢劫,大家都没怕我,也没人给我钱,保安走过来,劝我放下刀,叫我出去。”陈明灿说,他当时脑子一片混乱,嘴里喊着“要钱”,然后开始哭,连跑都忘记了。

他回忆说,不到十分钟,警察就过来了,他更慌乱了,只知道哭。“被抓时,我很绝望,想着没抢到钱,小孩就没救了。”陈明灿说,那时他觉得全家都完了。

关于儿子>>他说“不管孩子以后能否治好,都不会抛弃他”

说起那颗压垮他们全家的樱桃,陈明灿叹了口气,说根本没料想到。“樱桃这么贵,我们平时根本不买,那天也是看他很眼馋,我妈才咬咬牙买给他。”陈明灿说,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么小的孩子其实不适合吃樱桃。

一说到小宪扬,陈明灿充满了柔情。“虽然我不太懂怎么当爸爸,就知道很喜欢他,不能看着他死。” 6月初,陈明灿的妻子不堪重负离家出走,这给了他很大的打击。但他说,他没想过放弃,到今天他也没有放弃。记者问他,“你心里还有希望吗?”他抬头说,“有。我已问过警察了,只要表现好,我能减刑半年、一年,我会争取尽快出去,哪怕提前一天也好。”陈明灿说,他知道孩子以后不一定能治好,但就算治不好,成植物人,也还是他儿子,不会抛弃他。“不过我相信小孩会好起来的。既然老天没让他死,就一定会好起来。感谢所有帮助我孩子的人。”

新华快评>>“一颗樱桃”的悲剧背后是社会保障的失明

陈明灿的暴力求助应受谴责和法律制裁。他的选择不仅害了自己,也让家庭遭受沉重打击。抢劫前,他也未向政府相关部门和社会求助,使自己失去被救助的可能。然而,我们更多感受到的,是陈明灿一家的真实和脆弱。这个家庭每个月只有两三千元的收入,更糟糕的是,陈明灿全家没有医保,孩子也至今没有户口。一场意外就轻易地击垮了他们。这个不幸家庭的背后,有千千万万个类似的家庭,尤其是农民工这个庞大的群体,仍有很大一部分游离在社会保障体系之外。保障体系为何对他们失明?农村有农保,然而不能异地看病报销,很多外出的打工者们也不愿回家缴纳。而在城市中,很多雇主钻法律漏洞,逃避为员工缴纳的责任,他们更不可能承担高额的商业保险。如此一来,没有医保就成为这些人群共同的痛。(据新华社记者 周竟)

海南车载电视

西宁防锈缠绕膜

陕西玻璃夹胶机

郑州诸城蛋皮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