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风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风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民周刊股市黑嘴是怎样炼成的

发布时间:2021-01-07 19:42:08 阅读: 来源:热风炉厂家

熟悉股市的人都知道“黑色星期一”,但是汪建中竟以“点石成金”的神话,创造了一个与之相匹敌的新名词:“红色星期一”。每逢周一开盘,他执掌的北京首放上周五推荐的股票,总能齐刷刷地高踞股票涨幅排行榜的前列,场面煞是壮观。

但证监会的调查戳破了神话:原来北京首放的操作手法是在每周二或周三选好目标股建仓,然后利用自己的声望向会员和公众推荐,下周一股票必定涨停,周二或周三后知后觉者跟风抢筹,首放借此拉高出货。由此完美演绎了一出又一出“抢帽子”戏法。

该手段无疑是典型的损人肥私之举,肥到连证监会都没想到“汪建中这么有钱”。对这“大耗子”一出手就是“天价罚单”:没收违法所得1.25亿元,并处罚款1.25亿元,总金额高达2.5 亿元。

本是大快人心之举,偏偏留下一个说小不小的“bug”被高子程抓住。证监会对汪建中行(601988)政处罚的依据是“以其他手段操纵证券市场”,这也是我国证券市场第一例涉嫌“以其他手段操纵证券市场”行为的案件。

然而,翻遍最高检、公安部于2008年3月印发的《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经济犯罪案件追诉标准的补充规定》,对连续交易操纵、约定交易操纵、洗售交易操纵、虚假申报交易操纵等操纵证券市场行为,均有对应规定,唯独没有“抢帽子交易行为”的内容。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或全国人大授权的国务院也从未规定哪些具体行为属于该条款规定的“其他手段”,甚至目前还没有对这一条法律的司法解释。

汪建中的“家破人亡”,也为此案蒙上了一层悲情的色彩。据高子程透露,汪建中在被罚没巨额现金后,不但面临刑事审判,家中也是噩耗连连。两个哥哥被公安局带走,一侄子精神失常。因为儿子一个一个都“进去了”,年迈的汪父也在去年吞服大量药物自杀了。汪建中落得个“史上最惨坐庄的下场”。应了那句古语:“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证监会对“汪建中案”的认定,无疑是正确的。

比如北京首放2008年4月29日曾发短信称:“金龙汽车(600686)(600686)是机构重仓股,半年报业绩预增,短线有较好买点,可找低点吸纳。”当天还走势平平,第二天就直奔涨停。推荐的股票要么买不到,要么买到就被套。其“吸金大法”,与另一个股市黑嘴前辈雷立军如出一辙。

虽然早在10年前黑嘴门就以“抢帽子”手法将股民玩弄于股掌之上,但直到2009年6月初,证监会才制定了《内幕交易行为认定指引(试行)》和《证券市场操纵行为认定指引(试行)》,并仍在等待相关司法解释的过程中。基于法治的视角,在《证券市场操纵行为认定指引》生效和相关司法解释尚未颁布实施之前,根据行政处罚法定原则和罪刑法定原则,对北京首放及汪建中进行行政处罚和刑事处罚都有“于法无据”之嫌。

高子程的“无罪辩护”,也是在用法律说话。而证监会却尴尬地陷入了“强盗逻辑”的嫌疑。

此案另有一处不公平,便在于,同样是黑嘴,汪建中不仅被罚得倾家荡产并批捕,而“中国第一庄托”赵笑云却依然逍遥法外,甚至还曾上演了一幕“高调归来”。赵笑云在媒体前侃侃而谈,这一巴掌,无论是扇在谁的脸上,都一样火辣辣的。

黑嘴进化史

作为“黑嘴”,汪建中从来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我国的证券咨询机构最早诞生于1993年。但据说90年代初,就有股民通过拨打168热线咨询手中股票,第一代黑嘴应运而生。

而在1996年的那波大牛市,两大“庄托”横空出世。凡是在中国股市上有点记性或者有点经历的人都知道“南雷北赵”。

赵笑云那句“咬定青松不放松”,将股民一套就是7年,成为最惨痛的记忆,他自己却悄无声息地于2001年脚底抹油出国去了。去年还打算以“海归”身份重出江湖,激起众多股民的愤怒,有位温州人留言说:“永不宽恕。”

而雷立军,虽不具备证券咨询机构从业资格,却敢频频现身主流网媒,推荐一只股票的费用高达3000元。在证监会严打风中,吸足中小散户血汗钱的雷立军隐退江湖。再次出现在公众面前,是和“王紫军操纵中国纺机”挂钩在一起。这个28岁的湘妹子据调查为雷立军的妻子,一个人,操纵了9家营业部67个股票账户,囊获600万元收益。

“雷家军”似有9条命。在证监会下达罚款书之后,王紫军不以为意,处罚书自然是不会去领,罚款就更不用提了。

之所以股市黑嘴层出不穷,就在于除了汪建中,其他人往往连人带钱,全身而退。 因《短线是银》一炮走红的股评“名嘴”唐能通亦是如此。唐对股民最有煽动性的“名言”,莫过于“从十万元炒到百万元需要几年?答案:两年!”这人也是从未获得过证监会认定的从业资格,就开始大卖书籍、软件、股评、股票寻呼机、高级会员……其推荐的股票,却每每遭遇“腰斩”。2002年,他成为中国证监会历史上第一次采用通过报纸发布公告的方式通知前往接受调查的被调查人。但深具讽刺意味的是,老唐从未露过面。

黑嘴也分有庄、无庄。“名嘴”们往往自己是庄,或者为庄做托,或者无形之中被庄利用。而无庄者,则在努力向“庄”的境界修炼。

记者熟悉的一位股评家,草创之时只是一家蜗居在居民楼里的工作室,以私募形式出现,招收会员纯以收益“诱惑”。摆出稳健的姿态:“实话告诉你,凡是许给你股价翻番的,都是骗子。以我的能力,只能保证你能赚到30%的稳定收益。”他越“谦逊”,投资者反而越信任。而据已将钱交给他的人称,真能收回30%的真金白银。我们这个圈子从来不缺资金,缺的是靠谱的投资渠道。于是一传十十传百,将钱送去的人越来越多。这位私募也隐隐有了“名嘴”的风范,开始“指点江山”,并登上电(600627)视做嘉宾。我有一日偶遇他,惊悉其已与某某基金联手“操盘”。

直到有一位教授私下向我揭开 “老底”:“我最初把钱给他,其实是做赔了。当是他想赖账,但因我还有点影响力,而且也非常气愤,他怕我说出去最终自己掏钱给我补上了。后来我了解了一下才知道,原来他能保证30%的收益,就是靠拆东墙补西墙。只要后来者源源不断,他的资金链就不会断。”

至于每天中午、下午坚持写博,招收会员并推荐股票的“小股评人”,更是多如过江之鲫。

以上那些“黑嘴”,还多少有一些技术含量,自己也颇为努力进取。然而这个圈子之内,还有一类号称而“最聪明的行骗”。

“最近股票做得怎么样?要不要我们给你推荐两只股票?”这样的“骚扰电话”,想来很多人都不陌生。一旦意志力不那么坚定多听两句,就有可能中招。

因为股票每天不是涨,就是跌,因而预测的成功概率至少有50%。骗子会统一拨打一个号段的电话,打个比方是1万人,告诉5000人,某股票会涨,再告诉另5000人,该股票会跌。然后在把说对的那5000人,再分为两半,依法炮制。如此三番,总有一部分人,会通过层层“验证”,最终对这家公司深信不疑。如此“或炒或煮”,那都是易如反掌了。吃完了这拨人,再吃下一拨。即使全吃遍了,还可以换个“马甲”重新来过。而一旦运气好被庄看中,那就可以顺利升级,与庄共舞。鸟枪换炮之后,“准确率”自然今非昔比。

南京皮肤科医院排名表:黄褐斑的症状表现是什么呢?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需要预约吗_南京治银屑病哪里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_点滴状银屑病能否自愈

广州新世纪白癜风医院医院动态

在重庆看牛皮癣去哪个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