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风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风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实体经济出现过冷迹象央行不再提定力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0 09:12:12 阅读: 来源:热风炉厂家

实体经济出现过冷迹象 央行不再提“定力”

开春之后,经济却再次进入“多事之秋”。

国家统计局2月10日公布的1月份宏观数据显示,CPI同比仅增0.8%,PPI同比下降4.3%,这是PPI连续第35个月为负值。海关总署公布的最新数据则显示,1月份外贸进出口录得最差数值,贸易顺差3669亿元,扩大87.5%。进口下滑如此之大,被业内称为“衰退式顺差”。

一面是通缩形势比预想的严重;另一面,外贸回天无力,继续滑向泥潭。再加上地方债务高企和资本流出压力,经济面正在把央行逼入死角。

“任何货币工具的使用都不排除。”央行行长周小川此前的“医嘱”言犹在耳,在降息降准之后,真的要马上进入大放水时代了吗?

在央行刚刚公布的《2014年第四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央行将下一阶段政策主要思路由三季度描述中的“坚持总量稳定、结构优化的取向,既保持定力又主动作为”的提法,改为“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更加注重松紧适度,适时适度预调微调”。

“这是央行为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埋下伏笔。”业内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称。

外贸真相

尽管市场已有预期,但外贸衰退的程度仍令人大跌眼镜:1月份我国进出口总值2.09万亿元,同比下降10.8%;其中,出口1.23万亿元、进口0.86万亿元,分别下降3.2%和19.7%。

1月进口值骤降近20%,降幅为2009年5月以来最大。在主要大宗商品铁矿石、原油、铜的1月进口均价同比下降30%-50%的情况下,进口数量仍然出现萎缩。什么原因导致1月进口如此大幅度的下滑?受访专家的答案比较一致:价格因素以及内需不足。

“直接的原因就是需求减弱,其中有库存高的因素,也有对未来前景不看好和资金周转不开的因素。”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记者在海关总署公布的2015年1月全国进口重点商品量值表里看到,除了鲜、干果及坚果和谷物、谷物粉等个别产品进口额是正增长外,多数进口商品都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而在进口商品中占比较高的铁矿石、煤、成品油同比跌幅均超过50%。

值得关注的是,在进口额出现大幅下滑的同时,多数大宗商品的进口量不管是环比还是同比也都出现了下滑。如进口铁矿砂857万吨,减少9.4%,进口均价为每吨438.6元,下跌45.1%;进口原油2798万吨,减少0.6%,进口均价为每吨2856元,下跌41.4%。

对此,连平表示,不排除有的企业前一阵子增加库存比较多,现在需求相对小了,“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我们不能期望价格下跌了,进口数量就持续不断的上升。”

问题是,即便考虑到大宗商品跌价因素,同比19.7%的进口下滑也极不正常,这也引发了业内对于内需不足的担忧。“国内需求实在太弱了。”申银万国首席宏观分析师李慧勇表示,在大宗商品跌价情况下进口量没有大幅增加,只能说明一种情况:没有需求。

“大宗商品进口总值,约占每月进口总值的25%左右,假设1月进口以去年12月价格签订合约,CRB指数在去年12月下跌约10%,对总体进口影响的百分比在3%左右,仍不足以解释1月进口总值二成的下滑。”招行总行金融市场部高级分析师刘东亮坦言,这只能说明内需极度疲弱,并预示未来出口将继续低迷。

或许,企业买涨不买跌是理性行为。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师范建平对记者表示:“只有大宗商品价格见底回升,企业开始补库存,宏观经济才会企稳。”

通缩时代

另一个必须面对的问题是,中国1月贸易数据再次令人民币汇率尴尬:一个创历史新高的贸易顺差应该会增加货币的升值压力,但是出口下滑却需要人民币贬值。换句话说,中国贸易顺差屡创新高,但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不升反跌,这将加剧人民币的贬值压力。

这本身就是一个矛盾。但在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看来,不一定需要靠汇率贬值来促出口、稳增长。

“从2005年开始,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升值了30%左右,对出口企业造成了一定影响。短期来看,人民币贬值应该会改善出口企业的盈利状况。”谢亚轩坦言,但从另一方面来看,人民币升值并不会完全严重损害出口竞争力,近年中国出口在全球的占比其实不断上升。

记者多方采访了解到,从中国进出口结构看,欧元区和日本很重要,和美元有关的经济体在中国出口占比中也很大。“所以,未来人民币汇率要参考一揽子货币,这其中美元的重要性可能比想象的要高一些。”谢亚轩表示,从出口多元化、结算币种多元化的角度看,都应该慢慢地离开美元一家独大的情况。

而从最新公布的CPI和PPI数据来看,通缩再次敲门。“这就需要采取灵活的货币政策应对,包括增加人民币汇率弹性适度贬值加以应对。”业内人士受访时称。

1月CPI同比上涨0.8%,自2009年11月来首次跌破1%,创5年新低;而1月PPI则同比下降4.3%,为2009年10月以来新低。换句话说,PPI增速偏低显示着工业领域的通缩逐渐加剧,CPI增速偏低则显示着消费领域通缩风险正在隐现。

“通货紧缩比预想的严重。”上海证券宏观分析师胡月晓称,通货紧缩是经济低迷的结果,未来形势还会恶化。根据海通证券宏观债券分析师姜超估测,2015年CPI为1.3%,PPI为-4.1%,通缩仍为主要风险。

“PPI持续两年为负值,意味着实体经济一直处于通缩状态,应大量去库存和去产能。”社科院经济所副所长张平认为,目前,很多企业由于地方税收返还、金融支持等原因,去产能步伐一直很缓慢。

当前经济增速不快、通缩担忧加剧,正是央行决定2月5日降准的重要原因。

“降准太迟,但总比不降强。”经济学家马光远表示,通缩已经成为2015年全球经济的头号敌人,在制造业全面调整的情况下,中国经济的通缩迹象极为明显,“早在2014年三季度就应该降准,在我看来,彼时央行对通缩的警惕性认识不够。在人民币贬值已经出现的情况下,降准降息已经被动。”

一位接近央行人士告诉记者,实体经济已出现过冷迹象,央行早已警惕。

何时大放水?

经济面多面夹击之下,央行如何决断?

关于通缩风险,央行2月10日发布的《2014年第四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坦言,物价涨幅下行,关注油价下行对国内通胀的冲击,必要时采取措施应对,“货币政策对供给因素导致的冲击效果有限,但应主要针对需求变化做出反应”。

“换句话说就是,央行认为通缩已经成为主要风险,而货币政策或者在将来大有作为。”姜超称。

目前的形势是,融资成本高的状况可能只是表面上缓解,实际上仍需宽松货币的支持。截至去年12月,社会融资余额和M2增速不断下行。“可见,在经济下行过程中,金融机构出于资产质量考虑,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其实不强,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并未根治,货币宽松不会停止,不排除未来还有降息的可能。”民生证券首席宏观研究员管清友坦言。

中金公司认为,PPI通缩加剧、CPI通缩风险隐现,无论是企业还是居民所面对的实际利率均继续上升,对投资和消费需求产生负面影响。即便考虑春节因素,预计2月份CPI同比增速可能也仅在1%左右,仍然偏低,这将进一步加大货币政策放松空间。

但华创证券宏观经济研究主管钟正生却将通缩形容为“是不太远的‘远虑’,却未必是那么近的‘近忧’”。

在他看来,如果从结构转型的视角来看,CPI与PPI的背离难在短期内显著改善或逆转。而赋予结构转型更多权重,寄予去产能进程更多期翼的央行,对通胀下行的容忍程度自然会比市场更高一些。

“目前居民对物价的感受依然较强,物价预期还不很稳定。”钟正生表示,这说明央行不仅会关注物价的短期波动,也会关注物价的趋势变化。

对比央行的官方表述,“不再讲‘定力’,也为后期宽松政策的执行留下更多空间。”姜超称。但央行同时强调“稳健货币政策取向并未发生变化”,表明央行仍在强调货币政策的中性特质。

“央行的货币宽松节奏会比资本市场预期得要慢,不会如此短平快地祭出宽松信号极强的工具。”上述接近央行人士坦言,而1-2月的经济数据公布前后,是央行决定是否再度降息的敏感时点。

“降息、降准还会来,但不是马上。”多位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原因在于,由于外汇占款的趋势减少,央行无论如何都会填补这个缺口,降准以及定向宽松工具将齐上阵。

数据显示,2014年央行货币政策工具供给基础货币约2 万亿元,同比多增2.1万亿元;外汇占款供给基础货币约6400 亿元,同比少增2.1万亿元。“可见,央行货币政策工具取代外汇占款,成为基础货币供给的主渠道并不令人奇怪。”钟正生分析称。

据钟正生推算,2015年基础货币缺口将达到3万亿左右;因此,今年降息、降准是必然的,只是时间迟早的问题。

西安春蝉

海口超微型摄像机

南昌钥匙扣批发

西安管式曝气管